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夫博客

保持独立见解与批判精神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  

2015-11-29 12:10:00|  分类: 戏曲,京剧,八宝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   

   今天,又是一个雾霾深重的早晨,北京,万佛公墓。增堃哥与嫂子合葬于此。

 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 

   尽管距增堃哥去世的日子已过了半个月,但今天提起笔来依然心情沉重。1111日,八宝山梅厅。最后看到他安详的面容,无论如何也无法与他曾经在舞台上丰富多彩的动态影像重合。

或许,我们这些弟弟妹妹们永远做不到!

幼年时代,对他日渐模糊的记忆与成年后我们交往的点点滴滴,如今越来越蒙太奇地交替闪现。安成胡同那古老的街巷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 

9号院残破的陈家门楼,见证了他挺直腰板从容穿过的年轻身影;目睹了他举手投足习惯性的亮相造型。自幼投身京剧艺术的他,直到我们最后一次相聚——2015年春节,其整个人生都鲜明的铭刻下戏曲艺术的烙印。

我们出生于一个没落的大家庭。这个家族留给我们的除了尚算良好的基因外,就剩下无尽的尴尬——非红五类出身。在类似种族歧视的“出身论”年代,他的艺术之路戛然中止。同大多数艺术家一样,也被逐下他热爱的舞台。

1975年再见面时,他已不是幼年时代我看到的活跃在舞台上的“诸葛亮”,而是前门闹市区狭窄街巷里一家小旅馆的守门人。但令我惊讶与钦佩的是,虽然他那时不知道最终能否重返戏曲舞台,但他依然坚持每天练嗓、压腿,一招一式依旧骄傲地保持着戏曲人的特有做派!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 

    “你还能再上台演出吗?”有一次,我忍不住问他。

“不知道。”他坐在传达室的椅子上低头回答,但很快站起身昂首眺望外面:“如果有一天这个社会正常了,允许我重返舞台,现在的不懈坚持就是绝对必要的!”

当时他坚毅的目光,透过狭小的门窗,掠过门外熙熙攘攘的嘈杂人流,也穿越了前途未卜的中国历史与个人遭遇,最终永久地定格于我心底。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   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事后证明,如果他放弃信念,当机遇重来时他只能含恨擦肩而过。

1976年后,一度荒废的艺术人生再次被唤醒。于是,我也成为中国戏曲学院剧场里一名特殊的观众。从台前到幕后的深入观察,更加理解了增堃哥对事业的痴迷。后台化妆间内,看到他繁琐地一件件套上京剧演员必备行头,一次次看他娴熟地对着镜子自己勾勒不同的脸谱。最难忘的是,即将出场亮相前慢慢移到帷幕旁,他庄严与神圣的表情……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
谢幕后,脱下戏装,他已大汗淋漓。一面擦拭额头汗水,一面幸福地对我讲解刚刚表演时的细节。收获的同时,他每次总留下些许的遗憾。“演戏容易但演好难啊!”他摇摇头自言自语。正基于对艺术的精益求精,作为表演系教师,他对每一位学生,尤其是最具潜力的学生要求得极为严苛、一丝不苟!
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令他欣慰的是,他的学生不仅桃李遍天下,而且都相继成为戏曲艺术的中坚力量。殡仪馆告别仪式那天,他的弟子们冒着严重雾霾从四面八方纷纷赶来,遗体前他们失声痛哭甚至长跪不起……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增堃哥一生为人正派、刚直不阿。1987年,我西域旅行途中,分别在青海京剧团、兰州京剧院与新疆京剧团见到他的许多同学。这些老同学异口同声地评价:增堃是一个清高、正直的艺术家,他不屑官场的吹吹拍拍、拉拉扯扯,一门心思只钟爱舞台艺术,从来不走歪门邪道。
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除了看到他化妆后在剧场演出,幼年时在安成胡同的四合院内,我们也常常看到他即兴演唱。夏日的星空下,他的父亲(我的二伯)在丁香树下拉胡琴,增堃哥就如同在正式的舞台上表演一样,字正腔圆地认真唱好每一句台词。
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 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以后我们家族的每次聚会,兄弟姐妹们也必定要求他压轴来表演一段《定军山》或《空城计》。他缓缓站起身,清清嗓子后就很快进入表演状态,果然不负众望。“再来一段《四郎探母》吧!”大家不依不饶共同提议,增堃哥只好再次返场,角色从诸葛亮迅速转换到杨四郎。
 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 

然而,这一切美好的回忆却无法再现。我们再次相聚时,无法想象少了他的音容笑貌,将会是怎样的冷清与失落。最后送走他离开梅厅后,我们抬着花圈步履沉重地走下台阶,那一刻突然感觉还有许多话没有来得及跟他说,还有许多疑惑已来不及向他请教……
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 

2015年的冬天异常寒冷,失去了令人尊敬的哥哥,我们心里格外感觉气候的阴冷与天空的灰暗。年仅75岁、本该还能在戏曲舞台上继续为我们表演的增堃哥,如同眼前尚未变黄却突然被风雪砸掉的青绿树叶。增堃哥,你实在走得太快、太早了!
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
悼念我敬爱的哥哥——陈增堃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安息吧!增堃哥一路好走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