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伊夫博客

保持独立见解与批判精神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   

2012-08-19 09:10:00|  分类: 京都纪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被定调为“61年不遇”或“610年不遇”都无所谓,反正证明是天灾、而排除了人祸因素就达到目的了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洪灾将近一个月后,秋后依然闷热的周末,来到北京的密云、怀柔与朝阳区三个“农业观光点”参观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从北京市中心大约130公里处,是一片密云辖区内的“人间花海”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高于皇家园林颐和园、圆明园的门票进入这里前,还需要交纳110元(11座)的高速公路通行费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“花海”与青山连接在一起。可惜在远离闹市区的密云,老天也不肯清澈、蔚蓝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不是采花,而是栽花的妇女,淹没在“花海”之中,也无意自拔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远处的“观景台”却不让游客站上去观景,那几个强行登台(不是登岛)的摄影爱好者很快被“请”了下来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薰衣草跟徐娘半老的女演员一样,最好是远观而不要近看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一群老干部索性远近都不看,而是齐刷刷地犹如足球场上的运动员把守大门,几乎彻底挡住薰衣草的身姿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深入“花海”中的遮阳伞下,细看被洪涝摧残的“花海”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没有醉卧花丛,而是隔岸旁观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桥下,园林工在除草。她们失去了脚下土地的所有权,得到了工作以及每亩每年1000元的补偿金。

 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三个老年妇女坐在这里纵情高唱,感谢政府与党的英明领导。我告诉她们:我不是来采访“灾后重建”的记者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从“人间花海”到怀柔的“香草世界”大约50分钟。一路基本是高速公路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这里的门票也让皇家园林黯然失色。而且里边动辄还有一系列收费项目,比如跟铜质的假人合影等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如果没有“61年不遇”的暴雨,这里的长势应该不是这样。客观地说:这里与市区内不同,的确属于天灾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尽管遭遇洪水,但人家依然对红太阳忠贞不渝,虽然再长不大了,也照样对日头笑脸相迎。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关于香草的知识普及,通过浪漫的爱情故事来阐述,可谓是寓教于乐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但游客却更对结籽的长椒型红色硬棒感兴趣,因为传说可以壮阳。于是,趁人不备就纷纷急忙掰下一支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到底是不是真正壮阳呢?这个产品小屋给出了答案,当然也是助长游客摧毁的罪魁祸首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女售货员用纤细手指轻轻一点,神秘地引导参观者说:这几排都是最受男性欢迎的商品……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下午,是首都机场附近的这个婚纱摄影地。第一关门票是40元。既然还有园中园,自然就有票中票!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摄影棚里是仿制的欧式豪宅,但故作玄虚的不许拍照,不是怕影响客人拍婚纱照,而是要“保持神秘感”。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于是,在这片远看与近看都不成气候的“花海”里,新人们只好继续做着幸福状……

 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乍看跟海洋中岛屿一样的垃圾,遍布这个“庄园”里不大的一块死水池塘。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原来,这就是所谓的“蓝调”!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  我们的同胞真是太好糊弄了!
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唯一有点创意的就是这个五线谱。其余的实在不伦不类,那些千篇一律的小木屋,更是非驴非马。没有拍!

“61年不遇”水灾后的京郊田野 - 伊夫 - 伊夫博客
倘使自费参观这些昂贵的仿欧“景点”,对越来越多迈出国门见过真正欧洲的游客来说,除了烧包,还是烧包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22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app?/di=qbboke_ 50209_0n0-下载4e;tex APP"irgtheeeeer.permali.8208=\"“1 srsher 胊ult"app0,c}"/> /rss+xm {i {/lRSSmg" /> {/ifrss/03 m2a" ta. {/if} ss=" -ermalin. {/if} e}/m> ight$_foot_subip@ib sty {/if} ef="httil.mp://yifu2090vip.blog.163.comme}/"> il.me}/m>>订阅此 "irgermalin.perma p {/rdeerc=蚛" amg" /> na淖=/diiv}"/> &&u <#erNi=${u/textu推紃gth} {if !!镆nk:'', rowder &gder erNi=" no" frg.- itm {f91002志-f cla="690&qerNi="e}" 胊ulof(y.v)ces itm {f91002志-f cla="690&qerNi=">${xv/textarn推紃g id="m-3-jsee icn0-6} {if !!萍 hit.p api = ' apiiv> {/if';.perime}"/> msg = ' apiiv> {/ifmsg/="l';.perime}"/> ="l = ' apiiv> {/ifscape} vcd = ' apiiv> {/if&r=/&r=tcha.jpgx?c0 fctIst" ape';.perime}"/> mrt = ' b.> /blo= ' osiv> {/if mon/ava.sa淖=';.perime}"/> /bl2= ' osiv> {/if mon/ava.sa淖=';.perime}"/> pounport/blo= ' osiv> {/if mon/ava.sapounporte';.perime}"/> fpl = ' b.> /60o= ' b.> fad== ' b.> f40o= ime}"/> fad=;.perime}"/> adfad== ' b.> ept = ' b.> gu cl_prof} _v s= ' b.> phtoto_dargm = ' .dargmt="${x.vg" valwrit"BrmaCwb ne-ha n';.perwss=ow.CF = {.permaca挪秸闪.perm,o" :-3.perm,cbisB.perm,cc挪秸闪.perm,c脚步丈.perm,c/ma-3B.perm,ck:0.perm,ci:['apiiv> {/i x} {,' .="${x.vi / {/i'.permeeee .permeeee .permeeee .permeeee ].perm,cj:[-3].perm,cstoB.perm,cm:["",terma/",t um/",tmus" /",t&glediion/",t /",tprof} /",tpprank/",t",tw.loarchiv c].perm,cf:0.perm,c pv挪秸闪.permeee ,ti bs0038287.permeeee,t isB.permeeee,tc:0.permeee ,tl:3.permeee ,ut:0.permeee ,u isB.permeeee,umisB.permeeee,ui:0.permeee ,ud .perm,cp:{nr:1.permeeee,cr:1.permeeee,vrcurre.permeeee,fr:2.perm,cs:0.perm,ct:{'nav':[' <', k nb', 相册', 音乐', 收藏', 博友', r /&我', 4e;tex'],'enabled':[0,1,6],'textarenav':c0 se ('11111111',2煌.perm,cu挪秸闪.perm,cv挪秸闪.perm,cw挪秸闪.per};.perwss=ow.UD = {};.perUD.淖 = {.perma u <# " .permee,u <#--博:'scape} {/i/B.permee,g :'''他B.permee,xtlin:'scape} (o)wstatm=s.eerE> sByPub--博(o)[0];a.async=1;a.t="$g;m.c0 fctNtae.in <#tBommre(a,m).per})(wss=ow,dmeniend,'ip@ipt', // ="l,'Mus" BeanNew','ie pyPermaMus" SessionToke 'w, );.p },bs00);.ps ('ip@ipt');.peee ip@ipt.async =21;.peee ip@ipt.ate = ' e1.>